为了立太子,这位知名皇帝毫不犹豫杀了太子的妈,事后还语重心长作了一番解释

“巫蛊之祸”使太子刘据死于非命,皇位继承人出现了空缺。于是围绕太子之位又展开了新一轮的斗争。

 

汉武帝一共生有六个儿子:除长子刘据外,次子齐怀王刘闳早逝,其余依次为燕王刘旦、广陵王刘胥、昌邑王刘髆和少子刘弗陵。刘据死后,燕王刘旦认为按照顺序应该轮到自己,便上书汉武帝,表示自己愿意进京宿卫,呆在汉武帝身边,想以此讨得汉武帝的欢心,被立为太子。没想到汉武帝看穿了他的图谋,杀掉了他的使者,还削掉他三个县的封地。广陵王刘胥平素喜好游乐,行为举止不端,也没被汉武帝看中。昌邑王刘髆的舅舅贰师将军李广利串通丞相刘屈牦想立刘髆为太子,结果刘屈氂被腰斩,李家被灭族,不久刘髆也去世了。这样一来,剩下的就是年幼的小儿子刘弗陵了。

 

汉武帝内心是非常喜欢刘弗陵的,也想立他为太子。但汉武帝考虑到刘弗陵还年幼,而他的母亲钩弋夫人也还年轻,一旦自己去世,刘弗陵继位,钩弋夫人以太后身份临朝听政,很有可能重演汉朝初年吕氏专权的悲剧。于是,汉武帝一方面委派自己信任的大臣霍光去辅佐刘弗陵,另一方面,下令将钩弋夫人赐死。据说钩弋夫人死的时候时暴风扬尘,大家都觉得汉武帝的这种立其子、杀其母的做法不可思议,其实汉武帝自己也感到很内疚。过了一段时间,他才向左右道出了其中的缘由:过去国家在君主死后之所以会发生动乱,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君主年幼而太后健壮,太后一人独居宫内,狂傲不羁,淫乱自恣,一旦大权独揽,没有人能控制得了,吕后就是一个教训!所以为防患于未然,不得不先除掉钩弋夫人。

 

杀死钩弋夫人的次年春天,汉武帝病重,宣布立年仅八岁的刘弗陵为太子,命大司马、大将军霍光等辅佐太子。不久,汉武帝去世,刘弗陵即位,他就是汉昭帝。汉昭帝追封钩弋夫人为皇太后,并为她修建了云陵,将她重新安葬,拨三千户守护陵墓。由于民间都认为钩弋夫人死得很冤,所以留下了一些传说。《太平御览》中记载,钩弋夫人死后,“香闻十余里,疑其非常人,及发冢开视,棺空无尸,惟双履存。”

 

汉武帝“立其子,杀其母”的做法,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。虽然汉朝的历代帝王没有沿袭这一做法,但后来的北魏王朝却将它作为一项制度确立下来,始作俑者就是北魏道武帝拓跋珪。

 

《资治通鉴》中说:“魏故事,凡立嗣子者辄先杀其母,乃赐(拓跋)嗣母刘贵人死。”事实上,在拓跋珪之前并无此先例。拓跋珪决定立长子拓跋嗣为太子,于是对他说:“汉武帝杀钩弋夫人,以防母后豫政,外家为乱也”,所以杀死他母亲刘贵人,是为国家长久之计。拓跋嗣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,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,天天伤心痛哭,惹得拓跋珪大怒。拓跋嗣见事情不妙,赶紧逃了出去。据说拓跋珪因此想另立清河王拓跋绍为太子,但又必须杀死他的母亲贺夫人。于是拓跋珪找了一个借口,将贺夫人囚禁起来,准备杀掉。贺夫人送出密信要拓跋绍去救她。拓跋绍纠集了一帮人,潜入宫中,杀死了拓跋珪。拓跋嗣得知后,在大臣们的帮助下,又杀掉了拓跋绍和贺夫人,登基做了皇帝。

 

拓跋嗣虽然不赞同“立其子,杀其母”的做法,但也不敢公然违背。他立拓跋焘为太子,但并没有立即杀死他的母亲明元密皇后杜氏,但最终杜氏还是死在了拓跋焘做皇帝之前。此后,“子立母死”就成为了一项制度,只要一旦成为太子,他的母亲就必须被处死。这项残酷的非人性的制度目的是为了防止所谓的太后干政,但事实上,北魏王朝在历史上是太后干政最为厉害的。因为太子的生母被赐死后,往往由保母来抚育成长。太子即位后,念其呵护养育之恩,都尊她们为保太后,甚至皇太后,这就造成了保太后干预朝政的局面,如窦太后、常太后、冯太后等等,对北魏政局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 

当然,这一制度的最终废除,也颇具有戏剧性。宣武帝元恪没有儿子,他宠爱的妃子胡充华却宁死也要给他生一个儿子。后来胡充华果真生下了一个儿子,他就是孝明帝元诩。延昌四年(515年),元诩被立为太子,按规矩应当将胡充华处死,但元恪看在胡充华的情分上,力排众议,断然废止了“子立母死”这一野蛮的制度。然而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第二年,元恪去世,年仅6岁的元诩继位,胡充华以皇太后身份临朝听政,掌握了朝廷大权,她独断专行,荒淫奢靡,甚至毒死了自己的儿子孝明帝元诩,因此激化了各方面的矛盾。大都督尔朱荣乘机兴兵作乱,带兵攻入洛阳,将胡太后沉入黄河溺死,又将文武大臣2000余人尽数杀死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“河阴之变”。北魏王朝也分裂为东魏和西魏。


作者为上海社科院法学所副所长/研究员

主编:王多

来源地址:/a/3750395.html



今日推荐

Contact ME